把纯素变成新的正常生活方式

“仅仅因为你是一个素食主义者,并不意味着你不希望有乐子,”她说,坐在一家叫克雷格的餐厅。“我是一个爱享受的女人。我喜欢喝两盅。我吃完饭的时候喜欢吃饱了的感觉。我只是为了各种原因,不希望吃的东西里面有任何动物的成分。”

KathyFreston素食主义极力倡导者

在一个温暖的加州晚上,在西好莱坞市,凯西•弗雷斯顿喝着马提尼酒。
“仅仅因为你是一个素食主义者,并不意味着你不希望有乐子,”她说,坐在一家叫克雷格的餐厅。“我是一个爱享受的女人。我喜欢喝两盅。我吃完饭的时候喜欢吃饱了的感觉。我只是为了各种原因,不希望吃的东西里面有任何动物的成分。”
弗雷斯顿女士身材高挑,苗条,珠光宝气,很容易被误认为电影明星。她是“量子健康”和“精益”等书的作者,是倡导素食主义的著名人士。她努力使自己消费的东西中没有任何成分可以追溯到有情众生。也就是说:无肉,无蛋,无奶。
但冷冻伏特加再加额外的橄榄?没问题。她也没有因为菜单上包括一个18盎司的骨肋眼牛排而不点菜。
克雷格餐厅是由克雷格•苏瑟(CraigSusser)在去年开办的。他是圣莫尼卡大道上抗衰老知名人士丹•塔纳的校友。克雷格餐厅不是一家纯素餐厅。可是这一餐厅代表了一个新的,在整个南加州都可以感受到的烹饪潮流。而南加州是制造许多全国性趋势的可靠发动机。荤素混合的餐厅想吸引纯素者和素食者(特别是那些美艳和势力强大的明星是餐饮经济中关键的发动机)所准备的美味佳肴,就不能再是昔日那软塌塌的清蒸蔬菜了。
“你想象纯素餐厅中有很多穿凉鞋和编辫子的人在那儿喝胡萝卜汁。”艾伦•德杰尼勒斯与她的配偶,女演员波蒂亚•德罗西,到克雷格餐厅小停跟弗雷斯顿聊天时说。在这里的人可是穿着高跟鞋的金发碧眼。
事实上,从比佛利山庄的名人餐桌到圣费尔南多山谷,高涨的植物性膳食浪潮在急剧的改变餐饮景观。这种转变在世界各地的城市发生。但这种改变在洛杉矶及其周围却是爆炸性的:无论是在精英美食场所,还是在休闲的聚会场所,和处于两者之间的所有场所。
演员和人才代理商在制作城(StudioCity)的太阳咖啡厅SunCafe中吃羽衣甘蓝巨人主菜时,敲定脚本交易。制作城位于洛杉矶附近。素食名人在象感恩咖啡厅这样的地方成了如此常客,连狗仔队都偶尔在人行道上扎营。优雅的地方诸如那/那珂和哈特菲尔德都具有广泛的,不断变化的菜单让素食主义者品尝。
但下班后的人群也可以前往金路酿造,一个起家于在阳光十足的工业区的工艺啤酒厂。这一工业区就位于阿特沃特村,地点在文图拉和金州高速公路交界地段。这些下班族为的是吃一个超级碗(藜汉堡,是用炸鳄梨片和无肉的炸肉辣椒做的),而这个餐厅的菜单上也有拉肉。
“我不是食物警察,但我想为人们打开素食之门。托尼•亚诺,酿酒厂背后的企业家如是说。在莫霍克本德和托尼的一箭之遥,也有诸如像“纯素挡板狗”以及布法罗式的花椰菜。他说:“人们会点那些菜,因为它们好吃。”

素食生鱼片

素食主义者和食肉者曾经彼此像军事对抗一样,但南加州却陶醉在一种不可阻挡的,就像在说我们-为-什么-不能-和平-相处那样的,在银湖附近的异花授粉一样。肉类爱好者惊叹于南瓜籽香肠的美味。在克雷格餐厅,纯素的烤茄子大餐和一盘叫杰瑞温特劳布的意大利蛤汤共享菜单。两则菜都可看做是用柔和的方式吸引位居最佳排名明星的佳肴。
不久前,勒斯女士问苏瑟先生,可否愿意将他的鸡餐点做成纯素的。这一餐点在九月出现在菜单上。它是以一种蛋白质的替代品来代替鸡。“我愿意做任何事,”苏瑟先生提到自己作为一位名人关系的专家时。“我希望他们在这里,我希望他们快乐。”
弗雷斯顿女士最近与媒体主管汤姆•弗雷斯顿在经过了14年的婚姻生活后分手。她几乎与好莱坞每一个著名的素食主义者都友好。好莱坞的明星最近持纯素的还真不少。他们已经改变了权力动态。以至于,那些高票房的明星对于以烤肉来庆祝票房大胜已不再有什么胃口。
“以肉庆祝成功的情形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弗雷斯顿女士说。”
但情况并不总是这样-甚至在伍迪•艾伦的影片“安妮•霍尔”中阿尔威•辛格所在的城市。阿尔威点苜蓿芽和一盘酵母泥时还打了个寒噤。当弗雷斯顿女士大约十年前开始转向素食时,她说,“那时没人感兴趣。”
“我记得当我刚开始吃素时沃纳•赫尔佐格在一次宴会上跟我吼。他完全取笑我。一开始我不知道还有别人像我一样吃。那时吃素完全不酷。”
找一个用7种不同的谷物做的面包夹豆芽而成的三明治在洛杉矶从来就不是一个问题,但即使在几年前,素食厨师及食谱作者塔尔落能无法想象他的专业会成为今日这样的主流。
“如果你告诉我,我可以去一个很酷的酿酒厂而菜单上一半的东西是纯素,我绝不会相信。这位“意识烹饪”的作者八月份在酿酒厂吃午餐的时候说:“这里发生的事情是非常先进的。您应该周末来看看。这里好拥挤啊。要等到一个座位很难。”
同样的情况在那些明确是纯素或素食的餐厅发生。诸如精灵咖啡厅,感恩咖啡厅,真正的食物和太阳咖啡厅。这些地方进出的都是光彩夺目的仙人般人物。她们就好像从时装周走秀漂浮过来一样。
“当很多名人开始光临后,纯素饮食就开始流行,”卡里•莫西尔说,他与他的兄弟,来赖伦•英格哈在南加州经营感恩咖啡馆的前身。“通常情况下,名人总是想吃健康的饮食并照顾好自己。所以这里有很多演员光临。然后是所有的影片主管,因为演员们在那里。然后他们就在午餐上讨论电影。”

素食藤汉堡包

这是一个经典的供需案例。
从健康,环境,和对虐待动物的厌恶,(让我们面对现实吧)以及虚荣的原因,越来越多的加州人成为纯素食者或素食者。厨师和餐馆要吸引他们,尤其是美貌和有名的人,因为这将吸引更多的客户。
“我不认为在洛杉矶可以找到一家不提供纯素选择的四星级餐厅,”太阳咖啡厅的厨师和业主罗恩•罗素说。“这是客户的要求。”
餐馆老板面临着激烈的竞争。纯素食主义者和素食主义者现在知道的是,他们不用满足于一个普通的烤土豆,因为克鲁餐厅有很棒的豌豆和椰子汤,哈特菲尔德餐厅有欧洲防风草熏肉和油润奶油玉米馄饨。(这并不是说,没有肉的烹饪-或者,有时没有奶油和黄油–就没有挑战。“这很困难,因为烹饪时你拿掉的东西是那些你知道会使口感更好的材料,奎因•哈特菲尔德说:他是那位梦想出欧洲防风草培根的厨师)。
良好的食物让各种界限变得模糊:杂食者发现自己被引诱尝试我是全蔬菜。这是感恩咖啡厅的一道菜,包括羽衣甘蓝,泡菜,萝卜炖红豆。而素食者可以轻松地跟他们的朋友在垂直葡萄酒小酒馆会面。这个酒馆供应肉,但他们知道能吃到烤红辣椒芦笋和藏红花烩饭。
“我是杂食性动物,”盖尔安妮•赫德说。她是帕萨迪纳那家小酒馆的老板,还是一个电影的制片人。她的电影包括“终结者”,“异形”,以及电视连续剧“行尸走肉”。
“我几乎什么都吃,”她说,“但我也很喜欢和我的朋友外出吃饭,我的朋友有很多是严格的纯素食主义者和素食主义者。”
三年前,当罗素先生和他的同道们整装待发,准备开太阳咖啡厅时,他们将他们的素食食谱在六人中试验,其中两人为狂热的食肉动物。“所有六个人不得不同意,这是一道很棒的菜,罗素先生说。”“哦,我的天哪,我们丢弃了70个好的,但还不够好的食谱。它迫使我们追求更高的水平。“
生食纯素的加利福尼亚厨师们已经会熟练使用坚果黄油,麻辣油和鳄梨让他们的菜肴有更多层次的味道,非素食厨师菲尔德和倪克感觉必须用水果,蔬菜,坚果和谷物创造出一些好菜,这样的压力迫使他们进入新的领域。
植物性饮食是未来的发展方向吗?还是一个新的不老泉?这可众说纷纭。但是,在一个没有人想变老的城市,很多人都借瓜籽素香肠和欧洲防风草素熏肉试一试。
弗雷斯顿女士在喝最后一口马提尼时总结道:“这些人想延长自己的寿命。他们想要长寿。”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10-18 04:40:18